<閱讀>我最美好的回憶_莎岡

愛,讓人免於孤獨;而明白人不能無愛而活,才是真正的悲哀。“ 他的一生確實是比他寫的小說更具戲劇性,但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劇。在戲劇表演裡常常提到一個字:Agony. 我找不到一個適合的中文來翻譯,英文的解釋是:extreme physical and mental suffering. 也就是非常極端的身心苦痛。我想許多非常有才華的藝術家大概終其一生都在這種苦痛裡生活著。我曾很疑惑的問到,美好的藝術一定都要在這種極端負面的色彩裡才能產生結晶嗎?我現在還是不解。但我依然默默守著那份原則,不要墮落,保持平衡,因為我們的工作就是站在懸涯上。就像村上春樹所說的:要處理真正不健康的東西,人必須盡量健康才行。我不會說演戲是不健康的,甚至該歸為健康的工作。只是不得不否認,過程是危險的。

<閱讀>巴黎的憂鬱 波特來爾(摘要)

夢,永遠是夢。並且,心靈越是充滿妄想,夢幻越是把它和現實遠遠地分開。

那是一個迷人的秋日下午,天氣晴朗,人間的一切懊悔與記憶都從這些晴朗的天空傾瀉而下。

人群與孤獨,對於一個活躍而多產的詩人來說,這是兩個同義詞,他們可以相互替代。誰不會使孤獨充滿人群,誰就不會在繁忙的人群中獨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