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lla身體獨白 我最美好的

M7眼睛獨白

我有了最親密的新唇,卻更常想起妳。開始我只是愛說笑,說,那個人有點不太一樣。但我們永遠都搞不清楚誰先笑,是我先瞇彎了自己,還是妳先提起兩邊的,嘻嘻哈哈,我們好像彈鋼琴的左右手,兩個我一個你,三重奏的呵呵哈。哭呢?總是我開始的。淚水流多了來不及擦,滑到妳旁邊,沿著妳的唇線邊慢慢流,她偶爾吃進自己的眼淚,想著真鹹真鹹。我這麼說,妳不知作何感想呢?她哭的時候,是我們唯一能靠近的機會,從我裡面流出的,終於滾到妳的身邊。

只是我不願她哭,不能為了自己一點點私慾,不可以。但妳總說,哭也很好,免得她過度壓抑會擠壞了身體。我真不懂妳的意思,直到我病了。醫生告訴她,因為壓力,所以才會在眼睛長東西,然後要開刀處理。她嚇壞了,妳也嚇壞了,我卻只是壞了。我會好的,一定得好。醫生在手術台上溫柔環抱著我,我睜著,只覺得亮,但沒有知覺。

喂!誒!呀!還好嗎?
我無法回應妳,笨蛋。

包了三天的紗布,有一種什麼東西跟著被割掉的感覺。那個人細心裝著冰水袋幫我消腫,醫生溫柔說過,以後沒事都要熱敷好好保養喔。不過,雙唇的溫度恐怕不夠熱敷吧。親完我,冰敷袋變成熱敷袋。熱敷袋拿走,才開始抹上輕薄的眼霜。她說,眼睛最容易看出年紀了,現在再不保養,就來不及了。我擠彎了自己,露出細細的紋線在後面,那是愛笑留下的痕跡。他摸著說,愛笑的眼睛會永遠好看。他懂他懂,我在心裡尖叫。他的唇,輕輕疊在我身上。那時,妳也彎著嗎?我們的彎,是相對稱的,在五官的天與地,連成一片表情。

從不覺得自己好看,嫌自己圓,臥蠶大,永遠像是迷路在找路的驚慌樣貌。小時候,雙眼皮也沒那麼明顯,眼睛的大小會跟著太陽走,一天最好的時候是黃昏。後來她在黃昏時變得愛哭,每次哭完隔天我就遭殃,腫得像兩顆鵪鶉蛋。眼淚大概在那時都流完了,後來再難過,心撕肺裂也不過就闔上我,一點濕氣,吐一口很長的氣。

所以到底是怎麼了?他問。
不要問,我都沒問你。她說。

沒有一個傷口是經過允許才開始結疤的。不化妝的她,開始每天出門前畫上很細的內眼線,回家時再耐心的卸掉、熱敷、塗抹、按摩。也許好看是這樣來的,也許美麗都是因為被發現而更好。妳還在等我跟妳說話嗎?但妳不也有了妳最親密的眼,我也有了最親密的唇。沒說破的是,我們終究只能成就一個表情,而永遠無法成就彼此。能遇上一個像妳的,其實已足夠,誰不是各自帶著自己的故事,走進下一個故事。故事加故事,世界在亂中取靜,雜中取萃。

我確實還是常想起妳,但想說的話現在都遲了。不讓我們繼續好好成就她,表述那些想說不知怎說或不該說的情感,讓這個不太一樣的人,好好留在她身邊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