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lla身體獨白 我最美好的

M6嘴巴獨白

那時確實是妳先說,那個人不太一樣喔,妳感覺妳的內部長出了一個小探照燈。我一邊聽妳說,一邊清理沾滿全身的草莓冰淇淋,我心裡抱怨她為什麼不用舌頭舔或是牙齒咬啊,非得用嘴唇抿著吃,凍得我在七月下午紅通通的。妳笑說,妳永遠都是粉紅色的啊,無論冬天凍著夏天熱著,這不是她最自豪的嗎?是啊是啊,我可以遠離不被上色的命運,好險好險。阿,還漏講了一個,熱戀時,妳也會被親成紅色的,哈哈。但真不是每個人的嘴都那麼好親,嘴巴的酸處眼睛怎麼會看見呢。

本來還真沒把這個新人物放在心上,她和他約會的時候,我蠻累的。因為她變得很多話,不是在喝東西就是在吃,緊張的時候會用牙齒咬我的下部,開心的時候一直大笑,連安靜時我都得一直提著兩邊微笑。然後頻率極高地往我身上塗護唇膏。我說,好了啦,快點親下去吧,讓我休息一下。拜託,親嘴是親嘴,嘴怎麼能休息呢?要休息也是我。妳偷偷說。我們的她深信「只有接吻時閉眼的人才能相信。」好好好,妳休息妳休息,探照燈都快燒掉了。

始料未及的事發生了。他的唇竟先找上了妳,然後,一回神,我正親著他的眼皮(這算親嗎?還是只是壓著?)之後,他們才開始正常接吻,然後然後。那晚,妳和我整夜都沒有再說話。

我們總在爭寵。沒有對話發生前,妳接收訊號,由我來發動。微張、輕抿、上揚、下掉,全是由我牽引,我能成就終極的臉部表達,妳繼續重新接受第二輪的世界反應。五官裡,只有我們愛跟彼此說話。而之於我們倆以外的,別人的嘴我碰過一些,別人的哪裡妳都看遍,我們討論,批評,暗自嘲笑,卻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是吧。

其實……我是看過這樣的畫面。
嗄?喔。(妳終於說話了,但我還是有點不高興。)
我還看過很多……是妳不知道的。
是嗎。(我更不高興了。)他的眼皮,好薄,像做工很好的小籠包一樣,我壓在他上面的時候,感覺裡面的眼珠轉個不停。
那會想要咬破他,吸出湯汁嗎?
妳變態。我對眼睛沒什麼興趣。

我說謊了。我吃很多東西,說很多話,親很多其他嘴,但我只喜歡跟妳談天。妳能見著的世界是我所羨慕的,我喜歡妳偶爾憤世忌俗卻又勇往直前,還有當妳流淚的的時候,我會使勁笑、叫,幫妳分擔陪妳發洩。直到這次我貼在別人的眼皮上後,一切都不一樣了。這些還沒能跟妳說的,卻已經遲了。

誒,妳今天被塗成橘紅色了。
恩啊,但是等下就會被吃掉,護唇膏實際多了。
妳可以改變顏色也很不錯啊?
羨慕嗎,下次,就輪到妳了。
那我也會被吃掉嗎?
妳比較脆弱,要好好保護自己。

攝影:歐嘎瓦
場地:城市草倉
IMG_668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