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條件

停損點

窗簾是透光的,天亮後自然就會醒來。像是被太陽吵醒那樣。
 
這樣是好的,因為聽說一睜眼看見陽光後大腦開始運作,十六小時後會自動開始分泌褪黑激素。時間到了,身體自己知道要睡覺了。我很久沒有失眠的問題,最近甚至發現,自己睡著其實是非常靜態的,像在沈思,故意不動那樣。
 
想到原來是第一次在台中演出呢。台中最熟悉的記憶,從雞爪凍變成新手書店和綠園道,還有那個廢棄的市場,每次來都要去買一個很舊的火柴盒。出來工作,越來越習慣團體行動,錢包都不用拿出來,唯一獨處的時間,是從飯店走去劇場的十分鐘。劇場旁邊有理個大醫院,光瞄到名字我就害怕,癌症中心,那麼巨大的建築,那麼多人進進出出。以前我可能就東張西望,現在只想快步通過,隔天就選擇一條不會經過醫院門口的小路穿過。
 
其實,我從沒在大舞台上演過像人間條件這麼極度寫實的劇本(相較吳念真導演的文字,甚至那些影視作品都算寫實,是啊,偶像劇寫實嗎?呵呵)每次拿到角色,無論做了多少功課,排到多熟練,越靠近演出就越覺得困難。就像我交朋友,一開始總識人不清,也興致缺缺,越來越熟後,才開始對別人充滿興趣。這種心路歷程總是跟別人背道而馳,所以總會有些悲劇。
 
等待的時間,隨手搶著定謙的書看,才終於認識王定國,定謙說,妳的文字跟他有點像。我心裡竊喜。出發前,一直在讀一本大陸的建築書,然後我就看見一位建築作家。叫他建築作家會有自以為的親切感,就像我被叫演員作家一般。其實我自己也有帶書,在圖書館撈了一本連城三紀彥的《情書》,回去恨不得把他的書全找出來吃掉。
 
邱邱說每次在台上跟吳sir敬禮時都想噴淚。我也想起曾經在謝幕噴淚的自己。雨過天青的感覺也像長大。還是會感動,還是很感謝啊,但心裡有種非常和緩的淡定。從不會演戲就想要站在綠光的舞台上一起謝幕,和我的北安老師,偷偷暗戀的柯導,還有景仰的吳sir,然後再透過角色交到心愛的新演員朋友們。我真的還想說更多故事,做更多有趣沒做過的東西。
 
這裡,是我夢想的停損點/加油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