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美好的

【如果讓我重寫,我極有可能會改寫結局】

一個晴朗的冬日午夜,女孩與男人站在高山上,乘著雪橇。女孩嚇到發抖,男人從後方一手環抱著她,雪橇像子彈一樣飛馳。男人在女孩耳邊,輕聲說了一聲,我愛妳。下來後,女孩張著大眼大叫,我下次絕對再也不滑了,然後疑惑著看著男人想,剛剛那句話,有沒有聽錯啊?男人在旁邊抽著菸,專心檢視自己的手套。
 
2013年我讀了契科夫《帶小狗的女士》後,我打給櫻桃園出版社,認識了譯者學長丘光,然後與契科夫的緣越結越深,深到我想嫁給他。這個男人與女人的故事叫「小玩笑」,我讀的時候很生氣,覺得這玩笑怎麼會小?在開玩笑吧?!男人怎麼可以把女孩的迷惘與期待當好玩?「我看到她內心在掙扎,她需要說點什麼、問點什麼,可是她沒找到適當的措辭,她不好意思問,又害怕問,而甜言蜜語帶來的喜悅也妨礙她開口問…..」
 
過份。
 
陳家逵邀我去看排,我問他為什麼要做這戲。他說,圓夢嚕。我現在是中年男子了,可以體會那個感受。然後我看到他們說青春無敵的女演員-張寧。我心想,跟小說裡的女孩那對圓圓的大眼還真像真好看,完全沒有剛畢業那種生澀,乾淨卻耐人尋味。然後青春無敵這件事啊……..都要過了青春的階段才能明白有多無敵(哎)。
 
家逵最會演變態,你們還記得《落日》裡那個虐狗的計程車司機嗎(他超愛狗,那場戲差點讓他精神分裂)?我心想說,你演這種愛開女孩玩笑的男人也是很容易啦,但深情的部分呢?契科夫的獨白耶?而女孩終會變成女人,失落的男人啊,我有點同情卻依然想說,活該。
 
我翻回《帶小狗的女士》丘光學長做了註解,原來這故事的結尾契科夫是改過的,原來的版本,男主角可是說完最後一次我愛你後就衝去求婚了。而晚年,卻把這Happy Ending改掉了。女孩成了三個孩子的媽,男人回憶起來已經不能明白,那時候自己為什麼要說那句話呢,為什麼開那種玩笑…..
 
過了青春無敵後是什麼?等到我更老一些,我是否也會所有的故事,重新改寫結局?有人說我的故事裡的情感都是失敗的,我從沒承認過,但我知道,我頂多學契科夫,過分改掉所有的Happy Ending。除非,除非,我改寫童書去了。
001052550003
pic by Jean Kim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