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lla身體獨白 我最美好的

M2 頭髮獨白

SONY DSC

我懸掛在這陽台大概兩個小時了。等待起風,又有些不捨。我一邊想著就將這樣離開了,與妳一起的六年跳耀式地在我眼前倒轉回放,不停的,千迴百轉。

我一直以為自己會以最初的姿態,與妳走到最後。第二年的時候,突然一刀剪去了我的半生。我問自己覺得可惜嗎?望向那落地的前半生,好像不用說再見也行。一下告別太多的自己,總是有些不適應吧。妳看著鏡子,笑容燦爛地撥撩著我,我發癢咯咯笑了兩聲。都好,我們要一起過全新的我們。

那年,從乾燥的北國,回到濕漉漉的台北後,妳開始跳舞。每次妳旋轉,我都會開心驚叫起來,失去前半生的我,輕鬆地每天都像一場輕舞飛揚的夢境。妳的汗日日浸濕我,我們得在每一天睡前重新梳洗乾淨,妳疲累地早早睡去,有時我得帶著半乾的身體陪妳做夢。剛告別學生的妳,每日拼了命地前進,很少見妳對著鏡子看我,像練習微笑一樣輕觸我的身體。但又有什麼關係呢?我是生來保護妳的,在炙熱的艷陽下,在隨有危急情況下有我的身體,與妳最脆弱的部分一線之隔。

後來的兩年,妳上了舞台。妳在台上跳舞,說話,大哭又大笑。開始有各式各樣的東西在我身上發生。第一次我們在熱烘爐下呆坐了整個下午,妳喝了三杯咖啡,我熱得暈了過去。醒來後,我看見自己整個捲曲了起來,覺得好累又好渴。妳瞪著鏡子,眼睛紅紅嘟著嘴,我聽見妳說,沒辦法,工作需要啊。我發出啞啞的聲音說,沒關係,跟妳在一起怎樣都好。

再後來,當強烈味道靠近我時,我都會難受到暈了過去。第一次我醒來,看見金黃色的自己,我嚇得說不出話來。直到我看見鏡子妳的臉還是妳,我才確定我還是我。我全身痠痛,問妳,喜歡嗎?妳說,不太習慣,但會好的。恩,會好的。後來每次醒來,我都猜這次會看見什麼顏色的自己?突然也覺得好玩起來,即使我身體越來越酸痛,總是覺得口渴難受,但只要我能望見鏡子裡妳那自信滿滿的樣子,就什麼都無所謂了。

然後,某天開始一切開始些不同了。每天洗完澡後,妳會搓熱掌心,用油滑遍我全身,輕輕按摩著我,我多年的酸楚慢慢被釋放出來,身體一點一滴滲入進充滿胭脂果味的油脂,我終於不再感到口渴,而妳終於又開始唱歌了。好久好久以前,我好喜歡聽妳洗澡時唱歌。妳唱的還是那幾首,我也會唱,跟著妳附和著。我說我要保護著妳,在妳身體於最危險與最浪漫的疆界。

第一次他雄厚的手撫摸我時,我沒有一絲恐懼只是直直盯著他看。這麼多年,我從沒想過有除了妳和髮型師之外的人,能夠如此深刻地碰觸我。不,他甚至比妳更溫柔,他就只是將手掌輕輕覆蓋在我身上,他手心的溫度透過我,傳到妳的腦中。我深呼吸,妳閉著眼笑,他對著妳的的耳朵低聲說話。我想起最早那些輕舞飛揚的夢境,原來我們已經走了好遠好遠。

我望下陽台下人們匆匆經過,無法看見他們的臉,只能望見他們頭上跟我相似的那些陌生同類。不知道他們是否如我一般,全心愛著自己的歸屬。我知道妳一直是疼著十萬分之一的我,即使只是妳小小的一部分。只是終將有某一刻,妳因為了解了愛,而學懂如何輕巧地對待自己。

我問自己是否期待那縱身ㄧ躍的浪漫,風起時,我總飛,就像那些飛揚的夢,只是這次將沒有根拉住我,我要看見整個台北,隨意前行,隨時啟程。我的年歲將於永恆的六歲,但我的壽命,終將永生不死,如同我對妳的愛,我永恆的歸屬。

起風了,保重。

*胭脂樹是在南美中叢林地區發現的小樹,亞瑪遜人認為胭脂樹果實Achiote是生命與人的象徵。

*大多數人頭上有約十萬個毛囊,在正常疏整的情況下,每天會掉落50至100根毛髮,每根頭髮壽命只有兩年至六年,每年長五、六英吋,然後毛囊休息幾個月,頭髮掉落,最後由新頭髮取代。_《感官之旅》

SONY DS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