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lla身體獨白 我最美好的

M1胸部獨白

IMG_4465

妳為我套上第一件衣服,是在升上小六的某個星期六下午。媽媽帶妳
去西門町吃了鵝肉米粉,妳把湯都喝光才開始吃米粉,大口大口吃,懶得嚼,就用力吞著。妳的小胃鼓著,我也跟著妳的呼吸微微起伏。妳不喜歡吃米粉,為什麼不跟媽媽說呢?對妳我感到好奇。

媽媽帶著妳走進遠東百貨,那時妳我都不知道,接下來的二十幾年,我的衣服都會從這裡買,其實不是只有這裡買得到,是因為這是一切的起點。

媽媽說,挑妳喜歡的。
專櫃阿姨拿起量尺,來!深呼吸。
我跟著一起呼吸。

妳絕對有用手輕輕拂過那件淡淡鵝黃蕾絲相間的,但最終妳不敢說妳要。阿姨塞了三四件在妳的懷中,要妳套上。走吧,妹妹我們去穿穿看。

我要進來囉。
(妳還沒說好阿姨已經拉開布簾。)
來我幫妳扣上。
(阿姨的手碰觸妳的背,妳我都縮了一下)
我幫妳穿好。
(阿姨伸手從妳的腋下碰觸到我,那是第一次妳讓別人碰我)
會不會不舒服。
(妳向鏡子看著我,那是一件白色純棉的胸衣,正中心有一個小蝴蝶結。)

後來的日子,妳不太在乎我,我則自己慢慢成長了。差不多在妳為我換上更緊的衣服後,我偶爾感到不舒服。不是因為衣服的關係,而是左邊的我裡面妳的心。

我是妳心的所在,當邱比特的箭發射後,最先傷害的總是我。

可是妳並未察覺。
有時妳就讓箭這麼插在我上面,吃飯上學和朋友說話。有時,妳不高興就索性把箭拔起隨手丟了,在被子裡哭得呼天搶地,我就被搖晃地頭昏眼花。直到有一次,箭射偏了,微微刺傷我後就掉落了,我隱隱叫了一聲。或許,是妳終於聽見。妳的左手,輕輕提起,輕放在我的傷口處,右手再慢慢疊上。妳只靜靜掉著淚,卻不大力呼吸,我隨著妳一滴一滴的眼淚,慢慢不痛了。妳終於終於,開始知道如何愛我。

在為我穿上第一件衣服後過了二十年,妳學著碰觸我。觸覺是妳這一生最先開始,卻將會最後消逝的知覺。那比語言強上十倍,影響妳做的每一件事。當一個人小心碰觸著妳(或我),那將直接讓妳激動,而妳卻不太清楚那是什麼。如同妳溫柔撫按著我,我甚至想哼首歌給妳聽。我,正是妳的心之所在。

妳不用再成為丘比特的標靶。我也將不再受傷。我們終於可以成為圓滿的共生。所到之處留下溫暖的香草香氣,穿透那些焦慮與傷痕餘韻,馬鬱蘭香。好似所有東西只要一跟你接觸,都將成為美的一部分。在所到之處,無所不在。

“She is made in such a way, face and body, that anything that touches her shares immediately and infallibly in her beauty.”_Marguerite Duras

IMG_447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