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聲細語2016

【我沖的咖啡在隔夜特別好喝】

如果不是朋友提醒,我還沒意識到其實「溫聲細語」整個project,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微型的藝術節。去年的「說個故事給你聽」大約賣出一百多張票,那個炎熱的七月,我們174.8(我和一修與小朱的平均身高)每天擠在那個小小的地下室,所有講出的對白都聞得到咖啡香。今年的「溫聲細語」總共賣出了六百多張票,靠著三位導演七位演員,成功拉著一些人的手,進入了魔幻的劇場空間。
 
我在「暫時無法安放的」的第一週,同時當了演員。我滿足於從未如此紮實的唸白訓練過程。十年前認識單老師,我覺得他真的沒變,而我幾乎想不起來那時自己的樣子。第二週「一個可能的進行式」是我投入參與排練最少的一週,我在台下第一次看彩排,意識到玲葦與佳雯是這世界上最先把我的文字故事一字不漏背下來的人,突然覺得不可思議。她們的詮釋,讓我用電腦敲出一字一句的文字,成為一個個空心模具,而她們正往裡面注入力量,七彩流動著。最後一週「作品」著實成為了我接下來一年的創作動力。我的編輯看完後說,九雲,妳一定要繼續寫,慢慢寫,不要消耗太快。謝謝宏元、一修和安琪,用他們的投入與專業,證明給我看自己真的寫出了令人動容的故事,這個意義讓我我更有膽量去創作一個規模完整的劇本。
 
整本書的宣傳,在華文朗讀節劃下句點。
 
八月那天在高雄高鐵站遇見風塵僕僕的拾壹,約他一起到台中新手書店唱兩首歌,結束後就隨口敲定兩個月後的朗讀節。我好愛聽喜歡的人唱歌,會聽得手舞足蹈春風滿面的樣子。結果在幾乎沒有時間排練下,我覺得做了一個無敵純愛的文本。有讀者詢問到幾個文本結合的理由,我想,這就像演員的秘密抽屜,這答案就讓我留給自己吧。
 
那晚,我和單老師通了快一個小時的電話。老師很關心三週下來觀眾的反應以及我自己的感覺。聽到最後,我明白老師也是要鼓勵我一樣的事,「繼續寫,慢慢寫,不要消耗太快。」他們都說不要消耗「太快」,所有接觸創作的人都明白,創作就是在消耗,消耗過程中是作品與讀者的能量輸送,完結之後,也必須要有修復的時間。有些錯過這次讀劇的朋友會說,「之後還會重演嗎?我明年一定參加!」其實從13年我努力保持一年一個文字創作到今年第四年,說真的,我這次實在不敢保證明年是否也能交出作品,因為走到這裡,我更盼望文字作品一定能帶著某種呈現方式一起露出,所以這絕對要花上成倍的時間。單老師笑稱,我很難再超越自己喔。是啊,只是我也沒有一定要超越自己的企圖心,我只想說更多看似平凡的人身上那些很深的故事。我只擔心自己說的不夠深,而那些主角不夠平凡了。
 
的確有乖乖放慢了一點點腳步,在休息兩天後才開始寫這篇文章(以前一定是隔天立刻寫或當晚),甚至我本來想乾脆不寫了,因為心裡太多東西塞得好滿。但還是想謝謝那些跟著我走完整個讀劇的讀者觀眾,也想跟剛剛發現我們的新朋友打聲招呼。其實演員這行的時間感真的很不一樣,我們的一年會像大家的三五年,過一個月後我再回頭看「溫聲細語」會好像發生在去年了。很多人帶走了《暫時無法安放的》也同時帶走了《用走的去跳舞》和《我的演員日記》,希望這些書能慢慢陪著你度過一天又一天,好的壞的,許多許多。
 
能夠在每一次發表後,認識一些新朋友就是最欣慰的。很多勇敢的讀者跟我分享他們自己的故事,運氣更好時,我甚至能遇見未來可以一起創作的朋友。
 
從回我的生活軌道對我來說就是最放鬆的狀態。這兩天我像平常一樣早起後打掃,然後看書運動,租很多DVD回家(我是很老派的),吃得聰明而適量。每天早上我泡咖啡時總會剩一小杯,那一小杯,在室溫下放到隔天,所有的層次會變得非常分明。雖然有人說咖啡不能喝隔夜,但才一小口,我想應該沒事的。
 
很開心有新朋友加入,但更開心看見去年的你們。
我學著慢慢寫,你們慢慢讀,在這爆炸的世界裡,看看我們能一起走多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