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無法安放的

【Standing Room Only】

突然想起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們家會去看電影。那時都流行周星馳的搞笑片,或香港的殭屍片,台灣電影分級還沒有所謂的保護級,但我們家就仗著我個子高總想悄悄矇混進去。如果被攔截下來,我就會覺得非常良心不安,都是我長得不夠大的錯,很想證明自己一點都不怕殭屍(雖然暫時停止呼吸的時候都會不自覺跟著停止呼吸。)

 
我仿佛記得幾次電影院大客滿,我和哥哥坐在樓梯上的畫面。那時,還有所謂的站票,當票全賣完時,甚至還可以買到折扣的票,即使坐的不舒服,還是要看,甚至有人為了省錢刻意等到站票開賣。不過那段時間,應該很短,現在再也看不到那種景象。

 
在為小說下英文書名的時候,特別請教一位好友的愛爾蘭男友(其他所有的小說篇名也都是他幫我下的,請仔細玩味,非常有深度!),他聽了我那些故事,很快給了我一句:Standing Room Only.我一下不能會意過來,他向我解釋:「When you go to a show if there isn’t and room left, they say standing room only,but it also feels like, there isn’t any place to stay for long.」我立刻就決定是這個英文名字。

 
 
我說,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覺得好多人好多事好多好多東西都無法在自己的心裡乖乖坐好。一些你曾很喜歡的朋友怎麼有一天好像變了一個樣?就竟是自己一開始搞錯了還是他真的變了那麼多?許多小時候大人之間不了解的情感,怎麼就這樣陪著我長大讓我也成為一個令人費解的大人?那些所謂善意隱藏與保護,是否讓我們錯過了認識自己最親愛人的機會?無法被拆釋的一段情感,是在什麼時刻來來又去去?天生一對的母子如何安放與自己對抗的世界?

 
「我告訴她,她會慢慢長大,長大的重點其實不是為了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是為了受傷。那些傷口對我們很重要,因為它們將吸引著另一些人的來到,像嗜血的吸血鬼或鯊魚。」

 
在這本書裡,寫了很多關於這樣的故事。

 
我跟朋友說,這次預購非常慢熱,好像跟這本書名一樣不自覺呼應了起來。朋友說,因為我從沒真正介紹這本書。我想想,還真是,我急著介紹幫我設計的美術、準備的小禮物、幫我推薦的獨立書店、首次擔任製作人的馬拉松讀劇會,卻忘了好好介紹誰是「暫時無法安放的」甚至連英文名字都忘記解釋了。

 
又或許不是忘記,是有點膽小,覺得這本書自己就這麼長成了,反而是它帶著我走到這一步,相較於我,它其實比我更堅強。我所無法安放的故事全都給了它,而它帶著四百五十克的重量,即將安放在世界各地的讀者手上、書桌上、包包裡、床頭前……。

 
這篇將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好好地(希望有)介紹它。如果你喜歡,我希望你能支持我,因為這本書是一個開始,後面有一個更令我掛心和需要資源的『溫聲細語』正在進行。這一切,不單純是抒發創作,我盼望能用自己寫字的一點小小力量,讓優秀的演員能有喜歡的文本可以說話,給值得好好聽一個故事的你們。

 
謝謝。

2 comments

  1. 嗨您好,

    先說一下為什麼會留這篇文章,這一切都是巧合.

    五月份的另一場舞台劇把我帶到了今天有你演出的張艾琳個人意見,
    看完了演出後對你印象特別深刻,人啊,就是一種容易取悅的什麼的?什麼?視覺動物.
    在路上就低頭goo到你的FB,FB又把我帶到了這個地方,文字的內容又讓我有了留言的衝動.

    字裏行間跟內心產生共鳴,但也有可能是年紀剛過了3字頭,特別的容易有些甚麼感觸,
    我會去書店支持你的書,有機會的話再找你合拍一張,只想跟你說加油,用文字感動人我想是最困難的事情,但也是最令人感到驕傲的事情.

    在信義A11看完戲後一路尾隨你到這的路人留

  2. 支持,从little notes开始,我觉得你是一个存在着的’远方朋友’在忙忙碌碌趋于枯燥奔波的工作、生活中,看到你的生活、写的文字,会让人觉得舒服,带来正向能量,想到原来生活可以这样过,可以有这样的美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